奇书网 > 穿越后一心给夫君养老送终 > 112 晕在将军身上的男人

112 晕在将军身上的男人

最新网址:www.kankezw.com

    她忍不住掩嘴而笑,但立刻感受到了来自景胥幽冷的目光,她努力憋住,双手轻捧他脸,“痛吗?”

    痛还好,就是侮辱性极强!偏还当着居长渊和梁君成的面,他真的好气。

    李一目安抚他道,“回去后我帮你擦药膏。”

    居长渊冷笑出声,“真是令人捧腹。”

    景胥瞪向居长渊,眼看两人之间又要一触即发,李一目赶紧出声道,“那我们后天再走吧?我还是第一次当媒人呢,没想到这么成功,所以这杯喜酒我一定要喝了才走!”

    景胥瘪嘴看着她,“你开心就好。”

    梁君成笑而不语,以前他一直觉得景胥像个温文尔雅的贵公子,但此刻在李一目面前,他才看到真实的景胥其实有着极强的占有欲。

    回到木楼,她接过居长渊递来的药膏,然后认真地给景胥脸上每一条抓痕抹上。

    居长渊从木楼里出来,看见站在院子里的梁君成,“梁皇殿下自来到桃花源起,就一直有些郁郁寡欢,却是为何?”

    梁君成回头看他一眼,微笑,没想到他的表情没能逃过居长渊的眼睛。

    “梁皇殿下在幻境里看到了什么?”

    梁君成叹口气,“你想听,但我不想说。”

    说了徒增烦恼。

    木楼里的李一目帮景胥擦好药膏后,笑言,“好啦,明天应该就不会这么明显了。”

    景胥搂住她细腰,将她抱到自己腿上坐着,红唇又慢慢向她靠来,她软软的手抵住他,“别好了伤疤忘了疼。”

    他不服气的一把拿开她的手,将她两只手腕锁在身后,紧紧搂住她不盈一握的腰,不顾疼痛地吻了上去。

    不信邪的他一边享受着佳人的温软,一边极力承受着心口一钝一钝的疼痛,且越来越疼,最后,他全身一松,整个人直接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李一目也是服气了,看着晕在自己身上的男人,低头轻啄了口他的面颊,然后捧着他的脑袋,小心翼翼地放下。

    居长渊进来,看见景胥躺着,还不禁皱眉,“他怎么睡着了?”

    李一目尴尬的咳了咳,“恩,说是昨晚没睡好,这会困了。”

    居长渊怀疑的目光看着她,她故作淡定的走到门口,“走吧,回竹院,等他醒来自然会找过来。”

    等景胥醒来已是傍晚时分,他坐起来,摸了摸心口,感觉还是有点隐隐的疼,没想到这疼痛还真不是唬人的,看来下次他还是不要逞强了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吓到李一目没。

    他下床穿鞋,出了木楼,就看见梁君成和居长渊正在院子里鼓捣着什么。

    梁君成见他起来,“景胥,睡得好吗?”

    居长渊也看他一眼,然后继续鼓捣着手里的东西。

    他走过来扫一眼满地的木板,“你们在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做船!”今天中午时还是云嫂提醒了居长渊,问他们这次四人离开时要坐什么船?

    村里的船只都是独木舟这样的,顶多坐两人。

    而他们这次有四个人,独木舟肯定不行,所以他们得另外做船,这也意味着,他们可能后天都还无法离开。

    做一艘小型船怎么说也要七天。

    景胥倒是想帮忙,但他感觉没什么力气,遂打算先回竹院去。

    云嫂正在竹院摆碗筷,看见景胥来了,笑盈盈道,“小景,你可算睡醒了?饿了吧?马上开饭了。果然还是一一贴心啊,她想着你午饭都没吃,今晚特意这么早就做好饭菜了。”

    景胥心头一软,嘴角勾起,“她人呢?”

    “在小厨房。”云嫂擦了擦手,“小景,你先坐,我去叫长渊他们过来。”

    景胥看着云嫂自身旁而过,出了竹院,待云嫂走远了,他几步走向小厨房,然后像个小媳妇一样扒在门口,看着李一目正动作麻利的弯腰擦着灶台。

    李一目擦着擦着就觉得被人监视着,回头一看,果然看见一张风光霁月的脸正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看。

    她笑而不语,继续做着自己的事。

    等她收拾完小厨房,云嫂也回来了,但没看见居长渊和梁君成。

    云嫂坐下说,“我们先吃吧,等他们忙完自然会过来。”

    李一目浅笑,乘了碗鸡汤给景胥,“补补。”

    景胥怎么觉得她这两个字蕴含了无穷的意思呢?嫌他虚?

    云嫂看一眼景胥,附和道,“小景,你真的要补一下,瞧你那腰薄得都没我家床板厚!”

    李一目一只手扶额,一只手默默地拿着勺子喝汤。

    但景胥知道,她正努力憋着笑呢,瞧那嘴角上扬得,快咧到耳边了。

    而且云嫂那话就差明说他虚,他不行!

    好气哦!

    云嫂夹了个大鸡腿到他碗里,“这可是我养了两年的大公鸡腿,吃了保你强健有力!”

    景胥嘴角抽了抽,他就算不吃也强健有力,问题是他再强健有力也没处施展啊!

    现在他一碰自己心爱的女人心口就疼得死去活来,这要是强行圆房,弄到一半晕了过去,他觉得他以后在自己女人面前再也没有男人的尊严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不禁重重叹了口气,认命地喝着鸡汤,吃着鸡腿。

    用完饭,天色还微亮着,李一目便要带着六只蛟龙去河边觅食,景胥刚迈出一只脚准备跟着去,却被云嫂一把抓住,“小景,来来来,你留下帮云嫂做点事。”

    等李一目全身湿漉漉地带着六只小蛟龙回来,居长渊和梁君成正在吃晚饭,景胥和云嫂在一旁挑选种子。

    云嫂见她披头散发的,全身还在滴水,不禁问,“一一,你掉水里了?”

    她走到屋檐下坐着,脱掉灌满水的鞋子,“杨二叔的小孙子刚才掉水里了。”

    噢,原来她是为了救人。

    云嫂起身道,“那我去给你准备热水洗一下澡。”

    李一目一甩又长又黑的湿发,“不用了,把人救上岸我顺便在水里洗过了。”

    正在喝汤的梁君成“噗”一口喷了出来,真的,他第一次听到一个人淡定的说着自己救完人后,顺便返回水里去洗了个澡。

    其实居长渊和景胥也是闻所未闻。

最新网址:www.kankezw.com

新书推荐: 陌上弦月 粉饰 影帝,你掉的娇妻在这里 极品悍妇的五零年代 扒一扒年下夫妇那些事 年代娇妻成了科技大佬 试婚成瘾:总裁老公晚上好 穿书之作精女配求存实录 我是真的不会再爱你 穿书之麻瓜炮灰不想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