奇书网 > 诸界大劫主 > 第四百七十四章 种大药的,仙域王变(5K4感谢盟主梦幻0绝恋打赏支持)

第四百七十四章 种大药的,仙域王变(5K4感谢盟主梦幻0绝恋打赏支持)

最新网址:www.kankezw.com

    沧澜扬风,瀚海荡波。

    自帝落开始,不知有多少界成为过去,不复存在。

    曾光辉灿烂,多少磅礴而强盛的文明凋零,多少俯瞰纪元沉浮的传承暗淡,都在长河更迭与清算冲击下崩溃了,烟消云散。

    “古今,多少界破灭,死去了太多的生灵,有许多世界虽然无法和仙域、异域比,但也很壮阔了,可惜终究成为了界海中的一滴水,一朵浪花。

    而今所见到的界海,又是否只是未来古史中的一朵浪花呢?”

    钧驮幽幽缅怀,天地总是广阔的,也许终有一日,界海也算不上什么,只是一朵浪花般的点缀。

    所谓的仙域,异域,都成为人们口中的追忆。

    “大势恒永向前,长河奔流不息,不争渡者终将被淹没。”

    李昱自垂钓中醒转,仙王,在未来的可怕局面里,也算不上什么,还差的很远,他要走的路还很长,不同的岁月见证不同的辉煌,征战图录拉开,前所未有的浩大。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前方异象愈发炽盛,浪花起伏间一块硕大的世界石显露而出,那像是一颗完整的世界树与大界融合而成,最终坍塌寂灭的产物,很是珍贵。

    凡是仙王都可看出,那曾经是一方比拟仙域与异域的强盛大界,但寂灭了,也许尘封帝落岁月中。

    “如此世界石,当真是瑰宝,除非将而今的仙域或异域毁掉才能生成,就是那些巨头都要心动。”

    途中,一个披头散发的怪人,眸子被乌光所遮掩,低语着靠近,身上带着黑暗雾霭,有些邪异,神智不正常。

    “若是让那几人知晓了,必然会来争抢,不过眼下··”

    浪头上,一口宝瓶横渡,上面盘坐着一位王者生灵,很冷漠的看着,一身黑袍浸染了太多的黑暗物质,他现在在此停留了很久,以万年为单位。

    不远处,波涛阵阵,一双又一双眸子亮起,远眺而来,这里出世的波动太大了,根本无法遮掩,如此世界石,自然引人觊觎。

    界海这般地方,规则也相当的简单,只有一个战字。

    “嘿,真是不知死活。”

    钧驮仙王低吼,四足猛地一震,那阴阳二气盘绕激荡,冲溃向远方,让不少生灵都顿了顿,露出奇异之色,一尊真正的仙王,竟然成为了坐骑?

    那正主是什么实力,一尊巨头恐怕都做不到这样啊。

    “如此活着,太过痛苦,还是我来超度吧。”

    李昱环顾周遭,一只大手探下,直接抓向了那披头散发的道人,沿途无物不破,哪管你法力惊世,他一击就可以破开。

    轰!无穷大界组成的骇浪中,一轮紫金仙日澎湃,焚烧诸天,越来越大,越发的璀璨,在当中盘旋着一条又一条的赤金长城龙,昂首长吟,震动仙穹。

    而后,那轮仙阳猛然坍缩,融汇到了掌指中,无穷火焰,成千上万的符文密布,犹如枷锁般将披头散发的道人镇压,任他如何嘶吼也挣扎不开,差距太大了。

    “巨头中的无敌者!”

    一瞬间,其他黑暗生灵就退走了,深深的忌惮,根本不敢停留,这是界海猎食者的级数,不是寻常巨头所能比拟的。

    那盘坐宝瓶上的王者掉头就跑,连拍三下胸膛喷出精血,以秘术燃烧起来,眼睛都由黑转红了。

    “慈悲,慈悲。”

    然而,那宏大的禅唱声如影随形,根本甩不开,宝瓶王神色骤变,环顾周遭,哪里是什么界海,分明是置身在了一片浩大的宇宙群落中,九州无垠,八极天柱立。

    他方才,竟是在宇宙群落间穿行,不知什么时候就陷落了进来。

    而当他抬首仰望时,才发现一张巨大的面孔映照在无穷高处,不见喜怒不见悲怨,唯有慈悲与漠然并存,佛法因缘渡人,大道至公无情,显得己身格外渺小,犹如蚁虫仰望鸿蒙古神。

    “界海中,要出一位只手遮天的可怕人物了。”

    宝瓶王悚然,周遭宇宙群落赫然颤动起来,缓缓托起,竟是在一只巨大的手掌中,他自始至终都在对方的手心中挣扎起舞。

    隆隆!大手收拢,一根又一根手指闭合,将两个黑暗王者攥在里面,而后猛然压紧,便有无数符号与血光自掌指间冲出,附近有些地方更是炸开了,骇浪滔天。

    “慈悲,又渡两位有缘人。”

    李昱面色平和,禅唱渐去,佛光起伏,两头黑暗元神被镇压入了轮回中,经受洗涤度化,在余生中拉磨劳作,发光发热,照亮前路。

    而他们的肉身则在宇宙群落中焚烧,不断有漆黑雾霭冲起,带着扭曲与混乱,这是堕落的生灵,出去便是动乱的杀戮者,早已失去了理智。

    界海中有黑暗物质,更有其他危机,渗入了他们的肉身,也侵蚀了心神,早已不是原来的自己。

    “界海果然是造化地。”

    钧驮感慨,在净化结束后,他也分到了一位黑暗王者的肉身精华,虽然在灭杀特殊物质的过程中损失了不少,但对仙王而言依旧是大补。

    远处,不少堕落生灵沉默,见到这一幕都很无言,界海的确是造化地,但可不是这样的造化地,强者的乐土,弱者的地狱。

    “此物与我有缘。”

    李昱抬手将那巨大的世界石收起,用途很多,可以炼制特殊的仙王器,也可用以修补大界,重新滋养出世界树。

    就是如今孕养在宇宙群落中也很有好处,将曾今的大界道痕与体系烙印复苏,融入群落中,那便是极大的造化,远比寻常的宇宙群要强大。

    一万年后,他们横渡到了另一片区域,途中见到了仙王生死搏杀,也见到了造化出世,一些仙珍连王者都要动心,争抢不断。

    海中,也有造化,有仙王坐化,遗留下的经文、篇章等,值得参考,他们的精气与本源,乃至大道痕迹,都是极为珍贵的宝物。

    这些年来,李昱一边构筑宇宙群落,将之推到了四十五重,一边在思考长生药的问题,那是由仙王陨落后所化,在界海中王者陨落不算难见,那按理说也该有类似的产物才是。

    但却始终没有听说过,他认为,这是缺少了什么,决定尝试一番,毕竟若是成功了,这片界海可就真的是沃土了。

    不过钧驮却不这么认为,他觉得那样界海会变成药园子,被轮回王收割了一茬又一茬的药园子。

    搞不好日后黑心卖假药的、屠夫、养鸡的后面还要多出一个种药的,这界海真是越来越朴实无华了,大家都有光明的未来。

    “这是慈悲渡世,身为王者,陨落后却暴尸荒野岂不悲哀?到我园中走一遭,还有灵性留存,来日亦有回转之机,这是造化,是度化。”

    李昱严肃的纠正坐骑思想,一边生撕了一头堕落王者,将之元神丢入轮回拉磨,肉身镇压入万物土中培育,要化出一株长生药。

    宇宙群落中,九州浩瀚,被他播撒下了大片的万物土,融汇一炉成就了特殊的沃土,一位位仙王肉身皆被种植其中,被压缩成了王道种子,辅以仙泉灌溉,大道纶音供养,已是有了向仙药转化的迹象。

    当然,这也少不了他对‘以身为种’的体悟,如此手法脱胎于烛仙路与金仙路,可谓是运用广泛,将身种法演绎出了另一条路。

    “九天诸王要是知道你将以身为种演绎出来了,多半会很惊奇,就是特殊了点,不太像人能走的。”

    钧驮张了张嘴,神色有些复杂,好像什么都说了,又好像什么都没说;要是你没宰了人家,或许更有说服力,这会儿是活的也要,死的也要啊,开荒果然需求很大。

    “这条路原本就不是常人能走,在我看来天种算得了什么,不若直接以仙王为种,以长生药为种,缔造强者才是真,不过大道束缚是个问题,若是潜力耗尽者可以尝试,天资非凡,打破桎梏者也可拼搏。”

    李昱摇摇头,他有自己的打算,此法能够快速造就无敌强者,仙王长生种也不受环境影响太多,末法岁月依旧可以-->>

    【畅读更新加载慢,有广告,章节不完整,请退出畅读后阅读!】

    自在修行,但坏处就是道痕影响很深,极有可能止步于此,活在别人的道中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也还只是初步的尝试,日后灵性活跃者自可点化重生,低落者便拿去造就手下,都有好处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十万年里,他们穿梭界海,一路上充满了血色,堕落王者凋零,黑暗生灵陨灭,没有什么能够阻挡,纵为巨头也要喋血;属于轮回王的威名渐渐在海域中传播。

    但人们却称呼他为种大药的、开药园的,也有人称为种地的,不过后者没过多久就‘消声觅迹’了,只有前两种称呼不断流传,成为了海域中禁忌之一。

    卖假药的、屠夫、养鸡的、种大药的,四道身影似乎成了一个循环,在这界海中主导骇浪狂澜。

    海域深处,波涛起伏,一座岛屿上却有一口染血的王器横陈,两尊黑暗王者正在争夺,血光飞溅,让周遭世界成片的寂灭成灰。

    哗啦!忽地,远方巨澜横空,有庞大身影踏浪而来,黑白二气滚滚,伴着龙吟蛇嘶,格外摄人心魂。

    “龙首蛇尾玄武身,仙王坐骑,是种大药的来了,快走!”

    “真是运道不佳,竟遇上了这个狠茬子,比之陨落还要凄凉啊。”

    两位黑暗王者心头一惊,人的名树的影,他们可不像成为药园子里的一颗大药,纷纷逃遁而去,霎时远去。

    在这界海中,有一种规矩是默认的,那便是名号越朴实,人就越恐怖,自古至今从未出错,今朝再度验证。

    片刻后,钧驮仙王踏浪而来,登临岛屿,看到了那口幽蓝深邃的镰刀,密布着火焰般的黑色纹路,是一口无缺王器。

    “拿着吧,与你纪元塔相配。”

    李昱睁开眸子,将此器赐下,便继续垂钓诸天,身后的宇宙群落已然达到了五十五重,轮转间仙光浩渺,王气阵阵,一方神圣秘土显照,大药丛生。

    如今这片药园子长势很好,一株株仙王大药种子在沃土中焕发生机,再有个十万年就能发芽了,有死去的王者尸体,也有被击杀的堕落王者,整整齐齐。

    “皇主,近些年来,界海一直有传闻,尽头的风暴又要掀起了,也许九天、仙域与异域将因此受到冲击,不过规模不会大,只是惯例而已。”

    钧驮收起镰刀,道出了一则消息,界海将有变。

    自古至今,但凡渡海者,有九成都是为了自身成帝而来,这是主流;九天、仙域、葬地、异域,还有其他,不同的文明,不同的族群,这样相遇在一起自然会引大碰撞。

    而在界海尽头,那里不时生各种变故,比如风暴刮起时,向海这一边席卷而来,可以将仙王都给绞碎!

    一旦生这种灾难,那么渡海的生灵肯定选择避退,沿着原路逃回,当数量与恩怨积蓄到一定程度后,也就有了动乱!

    这样的动乱一旦扩散,就会蔓延向各界,影响深远,从而爆绝世血战;这种事每隔一段岁月都会生一次,快的话一个纪元,慢的话几个纪元。

    “无妨,他们若靠近九天,无非是园子中多上几株药罢了。”

    李昱没有在意,在界海中横渡的岁月,他也愈发沉静漠然了,连话语都很少吐露,数万年都不见得开口,与道相合。

    到了现在,他们离堤坝界也有一段不断的距离;这片海,只有边缘还在安全,真正涉足后,便容易迷失,那是方位上的,也是心灵上的,会发生危机。

    当他们又横渡了十万年后,踏在海面上,再回首时,一片混沌,无比荒凉,根本不知道路在何方。

    钧驮尝试着朝回走去,可是却发现天旋地转,整片时空都都仿佛被人颠倒了,乾坤不一样了,界海化成了囚笼。

    “难怪那些生灵,乃至巨头进入界海后都很难归来。”

    钧驮感慨,如果没有人接引,自己这样寻觅,的确要花费海量的时间。

    可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,只是很慢很耗时,需要耗去大量的心神推演,还要以法力加持,那些生灵不是不想快速回归,而是界海内容易迷失。

    不过对于李昱而言这不算什么,宇宙群落中的三枚种子放光,清洗在海面间勾勒出一条路来,那是由密密麻麻的光点组成的,遍布海域,其中一条指向仙域。

    这是卖假药的在播种诸天时留下的,他到时候沿着回返便可,算是独特优势。

    终于,又过了七万年,他将宇宙群落数量构筑到了七十二重,圆满地煞之数,这还是在界海,若是放到祖界苦修,所耗费的时间要数倍,乃至十倍以上,除非拿大量资源来填补,才能缩短。

    “论天三遍,盖天演浑天。”

    李昱低语,准备完善此变后再回九天,隐约有某种感应在牵引。

    第二变浑天说则讲究浑天如鸡子,天体圆如弹丸,地如鸡子中黄,孤居于天内,天大而地小。天表里有水,天之包地,犹壳之裹黄。天地各乘气而立,载水而浮,后由水而气,化为了地在气中。

    这一层次在盖天基础上有所演变,化生出了‘气’与‘水’,故而李昱在每个州四周构筑一个渊海环绕。

    九州之外,他又演化出一个大瀛海包围;便是天下九州九河,八柱撑天一海绕地,自有‘先天之气’衍生。

    嗡嗡!

    到了此时,七十二重宇宙群落大震,大片的先天之气垂落,浩荡九州,席卷八极,一下子融入了药园子中,让一株株仙王大药放光,受到了滋养,发芽生根,抽枝开叶,是大补。

    在李昱看来,这样的先天之气倒是与元初仙王祭炼的杀招神光类似,可拿来孕养万物,也可灭度世间。

    如果说,三十六重盖天变后的宇宙群落可比普通仙王,那么而今七十二重浑天变后的宇宙群落便与绝顶仙王相仿,到了一百零八重宣夜变就是巨头,彼此间不仅是体量差距,也有质量与结构的不同,每一变都是集体升华。

    “沿此路,回仙域。”

    他抬首一拂,三枚种子映照出一条金光大道来,让钧驮仙王沿着这条路走向仙域。

    路径清晰,所耗费的时间自然能够节省很多,一段岁月后,他们降临仙域,自南天门而入,惊动了很多强者。

    “是轮回王!他竟从界海回来了,无声无息。”

    “这几十万年来听闻界海也不消停,有我界强者历经艰险归来,带回了消息,称轮回王在界海成了种大药的,拿仙王种地,当作药材来培育收割,已然与卖假药的、屠夫与养鸡的并列为禁忌!”

    “如此凶残?比之当时在异域还要狂猛啊,真是可怖。”

    仙域诸王交谈,被界海的消息震得有些说不出话来,太过吓人了。

    拿仙王当坐骑,当护山神兽就算了,如今都拿来种大药了,狂人都不能形容,是凶人,真界海霸主。

    “哦,这股波动,是金乌族?”

    忽地,李昱目光一动,看向了仙域金乌族方向,那里竟有熟悉的气息流露,有九天仙王存在。

    钧驮仙王心领神会,当即改道走向金乌族祖地,该族大震,诸位大人物纷纷出来迎接,他们族中一位种子拜入了至尊殿堂,自然希冀与轮回王好好亲近。

    殿宇中,光雨洒落,并且伴着花瓣,晶莹剔透,一个白衣男子伫立,拈花而笑,丰神如玉,唯一的瑕疵是没有发丝,头上光溜溜。

    他的瞳孔很特别,瞳孔竟然是卍这样的符号,灿灿生华,如同仙火在燃烧,但却有一股透彻人心的伟力。

    另外一人道袍展动,发丝浓密,披散在胸前背后,目光深邃,身体被原始母气缭绕,手中更是持有一杆古幡,混沌气弥漫。此器可以开天辟地,威力无穷!

    “仙僧王,清微天主?”

    李昱开口,竟然是这两人到来了金乌族祖地,但迎接的却是金乌王之子,一位准仙王,不见该族之主的身影,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“道友,仙域生变了,有黑暗生灵踪迹显露,金乌王失踪。”

    两人神色严肃,揭开了仙域这几十万年来的暗流风波。

最新网址:www.kankezw.com

新书推荐: 重生名门第一继承人 荒岛求生:娇养亿万大佬养崽发糖 被谋害后我飞升成神 我,就站在你身后 穿书年代成了大佬心头娇 咸鱼小姐今天翻身了吗 老祖她靠快穿修仙成神 巫医邪后 平步亲芸 拂烟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