奇书网 > 洞房夜,末世娇娘力气大,按住相公要亲亲 > 第五十三章会不会连累村里

第五十三章会不会连累村里

最新网址:www.kankezw.com

    程氏哪里见过这个样子的丈夫,她的脸也跟着红了起来,连门外的宝贝闺女都忘了,听话的让韩父喂她吃饭。

    “偷看什么?”韩迟出门就看见韩青扒在父母门口偷看,他上来就往韩青肩膀上一拍,想要吓她一吓。

    韩青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,眼睛一转,起身抬手一拉,把韩迟门内一推。

    “啊~”韩迟惊叫一声,摔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三哥,你在爹娘门口偷看什么?怎么这么不小心?”韩青在他身后幸灾乐祸的笑着,远远看着的张氏都忍不住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只是,相公这么久没回来,她心里隐隐有些担心,也有些后悔为了自己母亲的事,让相公这么烦心。

    “小妹,你们赶紧过来吃饭吧!一会儿太阳出来了,可就开始热了。”张氏赶紧把胡闹的两个人叫过来。

    韩青应了一声,拉起摔在地上的韩迟就去吃饭。

    吃完饭,再次熬了药给程氏喝了,程氏的药这才算是吃完了。

    “嫂子,我去找找大哥和四哥。”韩青见韩旭和韩透还没回来,心里有些担心,跟张氏说了一声就出去了。

    何宅的大门开着,何叔和胡师傅坐在院子里就看见韩青急匆匆离开了家。

    “张老二还是这样优柔寡断,也不知道这性子随了谁。”胡师傅喝着茶摇了摇头说到。

    何叔也想不到事情都到了这个地步,他还是放不下,也不知道哪个女人到底哪一点儿好了。

    “也不怨他大哥看不惯他,要是我我也看不惯。哎,就是可怜了那俩孩子,儿子想做主又做不了,女儿还不得不接下这个麻烦。”

    胡师傅对着何叔一通抱怨,要是张大户能利索的把事儿解决了,他徒弟能到处乱跑?

    何叔对张大户也是有怨言的,都这么大人了还这么看不清,他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。

    “赵明云是怎么回事?”自己的徒弟被追杀,何叔自然去查了到底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提起赵明云,胡师傅脸色更难看了,他看了何叔一眼,“说起这个…,我都不知道要不要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“来人,把这里给我围起来。”两人正说着话,突然一队人马不知道从哪儿冒了出来,把韩家围的严严实实的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何叔和胡师傅心中一惊,相视一眼,起身就来到了大门口。

    只见县中衙役围在韩家墙外,也就是韩家院子太大,他们只把分出来住人的院子围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们身后,一个穿着官服的男子骑马来到门前。

    “去,把门叫开。”

    “大人,不知道你来我家所为何事?”韩透早在他们往村子里来的时候就看见了他们,这一路他紧赶慢赶总算是赶上了。

    家里伤的伤,病的病,还有一个怀有身孕的大嫂,他怎么也不能让他们吓到。

    县令听见声音回头看去,这个后生长得好,眉清目秀,浑身带着一股浓浓的生气。

    “你是韩屠夫家的什么人?”县令做起样子来还是像模像样的,要不然也不会这么多年都没人发现他的真实面貌。

    “草民韩透,是韩起的第四子。”韩透目光清正,不卑不亢的拱手说到。

    至于磕头?能糊弄过去他还是愿意糊弄一下。

    县令点头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,门外被围,就算韩家不是什么武林高手也稍稍有些感觉。

    韩迟挡在大嫂身前,警惕的看着门外,知道听见老四的声音他才不那么紧张。

    “去,叫门。”县令再次吩咐。

    “大人有什么事跟草民说也一样。”韩透上前,挡住韩家大门。

    他寸步不让,村长也族长得了消息也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大人,这是怎么了?韩屠夫家犯了什么事儿?”族长心里有些害怕,这可是县令啊,要杀他就是一句话的事儿,他怎么能不怕。

    “大人,草民是韩家村村长,韩起一家都奉公守法,请问是不是弄错了?”村长的一张黑脸可比族长正气多了,起码他没有畏畏缩缩的不敢说话。

    知道来人身份,县令眼神一闪,他可是知道,现在韩家村大部分人都跟着韩屠夫家练武,要是真闹起来他就是县令也会吃亏。

    “刁民韩起,用家中藏匿的妖草,害我独子赵岭被野狗撕咬,你可认罪?”县令的鹰眼带着杀气看向韩透,韩透猛的抬头看去,原来自家前几天丢失的疯魔草竟是赵岭偷的。

    “大人,草民不认罪,草民还要告你独子赵岭偷窃,我家院子里种的药草乃是我韩家财产,偷我东西被狗咬了那是他活该,大人难道不应该大义灭亲先处置了赵岭,反而怪我韩家是个什么道理?”

    哈

    韩透可不怕县令,自从家里有钱了他就知道会有这一天,别人都以为县令是好人,他可不是那么好骗的。

    就说县令都来了好几年了,一点政绩也没有就能看看出他有多无能。

    “即是县令大人的独子,草民是不是该去府衙告状?毕竟大人您也需要避嫌,既然您不能查,那还是让知府大人给断一断好了。”

    说到知府,县令的脸色难看了,这么多年要不是知府压着他早就离开这里了,这么穷的地方,他早就呆够了。

    “是非黑白本官自会查明,要是我儿真是那么不堪,本官也不会徇私,来人带韩屠夫一家去县衙。”县令说的正气盎然,出来看热闹的村民即是觉得屠夫家是被冤枉的也没有上去反对。

    韩透眼神一凝,看来今天必然要走这么一遭了。

    韩起早就听到外面的声音,他开门走了出来,杀猪多少年,他可积攒了一身的煞气。

    “我跟你们走,但是家中妇人就不劳大人费心了。”韩起轻强硬的态度让县令很是不爽,但他手下人手又不好拿出来。

    “大人,韩起是韩家顶梁柱,要是有什么事那也是他决定的,与家中妇人无关,还望大人放他们一条生路。”村长再次站出来说到。

    村民仿佛得了信号一般,一个个站出来请求。

    县令再次觉得这韩家真会蛊惑人心,“带走。”

    说完率先骑马打头,身后衙役带着韩起一起离开,韩透不放心也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村长,韩起这要是真的会不会影响咱们村的名誉?”

最新网址:www.kankezw.com

新书推荐: 卖篆人 东海迷踪 月老在线追妻 在古偶剧刷分系统当富婆 后娘带崽种田忙,千亿物资不心慌 快穿:白月光又狠又飒,男主半夜哭着抱大腿 注定要遇见的你 妻主她画风不一样 冰界神女录 女尊:重生后我被夫郎的茶艺装到了